网信彩票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服务项目

这部大导黑白新作,真的爱了!

发布日期:2022-05-17 18:51    点击次数:120

  

最近我刚刚看法国名导雅克·欧迪亚 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的《奥林匹亚街区》,觉得很值得讨论一番。

相比过去一段时间里被更加广泛地讨论的《钛》、《驾驶我的车》等热门影片,这位曾经欧洲电影节常客的新作或许有点被低估了。

自1994年首次担纲导演以来,欧迪亚保持着每3到4年一部的长片产出,其此前的作品所涉风格类型多样而富于变化,长于剧本改编,摄影和剪辑精致考究。

《奥林匹亚街区》是他的第九部长片,在延续了对特定题材、特殊群体的关注同时,亦传递出一位具有世界声誉且活力仍强的成熟导演对于当下电影创作的新思路与新想法。

从影20多年,欧迪亚的作品所涉题材不可谓不丰富,他的视野涵盖了社会边缘群体、种族关系、难民问题等等现实切面。

虽然故事形态和人物塑造五花八门,但他的作品中往往有两个重要因素出没:暴力与情感关系。

这在历来被看作导演最优秀作品的《锈与骨》中有很好的体现。

新片《奥林匹亚街区》大方向上毫无疑问在讲述情感故事,而这几乎也是欧迪亚在长片创作中首次做出比较明显的简化:摄影机长时间地跟随四位主演,一切情节的推进与展开均基于角色的外在行动、内心活动。

可导演想说的绝不仅于此。

人物间的情感关系互动过程中折射了不同个体身上所携带的成长轨迹和创痛经验,看似彻头彻尾的小命题“个体如何同文化枷锁斗争,又是如何从沉重的阴影中走出”仍不失深层思辨。

奥林匹亚街区即巴黎13区——法国最著名的华裔聚居区,巴黎唐人街就在该区域内,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形成,发展延续至今人口近20万。

因而在法国广泛流传着一句话“如果你在法国想要了解中国和东方,那13区就是最好的地方”,该区域也一度被视作巴黎外来移民融入的典范代表。

《奥林匹亚街区》的讲述重心就安在放4个主要人物身上。

片头揭示了影片的整个经过类似一种前置叙事,个体记忆的回溯将从居住、工作在奥林匹亚街区的华裔女孩艾米丽与寻求合租的黑人青年卡米耶的相遇开始。

其间由于诺拉和卡米耶的相识又引出了诺拉与安柏的情感关系线,在影片的第31分钟诺拉与卡米耶在同一镜头的纵深中交汇暗示了人物间即将发生的碰撞。

在这个意义上,分别来谈几位主角的背景与她们所面临的问题较之故事情节或许更为重要,其中几位主人公的经历中还都显示了个体成长主题 (而这也是此前的作品中欧迪亚多次关注过的,《锈与骨》通过父亲角色的找回完成了主人公男性主体的重建、《预言者》中青年马利克通过“弑父”意识成长为黑帮老大) :

华裔女孩艾米丽在巴黎独自生活,这个看似潇洒生活在异国都市、身无挂碍的年轻女孩,父母远在英国,在法国唯一的亲人就是在养老院已经接近痴呆的外祖母,而她显然厌烦于母亲的问候和叮嘱,更不愿去看望年迈的老人。

坚持“性爱一体”不接受所谓性伴侣的身份,这事实上提示了她背后的东方文化传统:对于情感有着“灵肉合一”的要求,这是即便身处异国他乡仍不会被轻易抹除的族群价值观念。

而在与卡米耶意外开始的恋爱关系发展中,因观念不和而分手给了她重新思考自己“根脉”与“来处”的机会——正像长辈的离世让孩子一夜间长大,付出了与外祖母永远天人两隔的代价后,艾米丽正在唤醒、确认潜藏在血缘之中的文化自我认同。

卡米耶作为非洲裔法国人的代表,在他的身上存在两个困难:一方面在感情上起初他所持观点是开放式的,这一点从他两次更换性伴侣可以看出;另一方面他与原生家庭之间的关系也十分紧张,缺乏积极有效的沟通和理解。

因而,卡米耶在影片叙事过程里事实上处理了两重矛盾,在与艾米丽、诺拉的前后两段相处中逐渐自己所需的“被爱”,在了解被爱以后学习如何正确地“爱人”,与妹妹之间矛盾关系的缓解标志着他正弥合与家人之间的隔阂与裂隙。

诺拉是以传统欧洲白人女性的面目出现在银幕上的。 “被误认成名为安柏的成人电影演员”作为诺拉故事线中的激励事件,引出了她与卡米耶的相遇,并在这段关系的行进中逐渐打开心结,试图治愈童年创伤并发掘接受了蕾丝这一真实自我。

安柏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看作诺拉的一种镜像存在:相似的成长经验、都携带着深埋心底的旧日创伤。当诺拉带上发套凝视笔记本屏幕中的安柏时,仿佛看到的就是另一个自己。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安柏形象,她在“银幕的银幕”——影片中的视频网站页面里更多地作为被凝视的对象,而经由诺拉事件后,安柏从“银幕的银幕”走出并揭示自身蕾丝属性的行动,显然迥异于个体原有的社会性别位置,传达出影片努力为其附上“酷儿化”特征。

片头的摄影机在空中摇摄,俯瞰夜幕降临后的整个街区,灯火填满高楼的窗格,个体空间与社群、城市深入融合。

《奥林匹亚街区》将表层讲述的个人问题类推到街区的问题、群体的问题,甚至延伸到对社会与时代症候的考察中去。

“在彩色电影时代使用黑白影像”在早些年常被看作一种较为极端的影像尝试,即使出现过《辛德勒的名单》这样的名作,但仍属小众思路。

然而近些年,这似乎形成了一股潮流,从《罗马》到《法兰西特派》《贝尔法斯特》、国内的《兰心大剧院》等等,甚至有越来越多的老派电影人也开始进行这种试验。

费里尼曾说:观众在观看一部黑白电影时, 并没有感觉到画面是黑白的。影片让观众体验到画面里事物各有适合自身的色彩, 观众用自己的感情为影片着色。

从彩色向黑白转变,最直观的影响事实上是对于电影接受者的——观众可以更好更集中地把注意力放在人物、情节和叙事层面上。

这种极强烈的视觉效果常可以传递特殊的情感色彩,《罗马》《贝尔法斯特》用以回顾富于抒情性个人记忆,《辛德勒的名单》《法兰西特派》和《兰心大剧院》则展示了其再现历史质感和烘托类型叙事氛围的能力。

《奥林匹亚街区》将黑白色彩与柔光照明结合,使得画面呈现出朦胧、浪漫的质感;音乐的加入还强化了某些段落的广告片调性,平衡了黑白影像的沉闷。

整体偏高的曝光在最大程度上避免了画面呈现内容存在的残缺,还有多处全景摇摄帮助影片空间达成横向延伸的效果。

影像调教与表演亦在片中有着较出色的搭配,欧迪亚在曾在关于《流浪的迪潘》的访谈中说:“我从来不擅长指导演员。”

在拿下戛纳金棕榈的《流浪的迪潘》中欧迪亚甚至选择启用非职业演员,《奥林匹亚街区》也在做着类似的工作,表演细节上保留的粗粝与原始感,近生活流的对白和形体控制,试图达到一种回忆自然流动而出的状态。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奥林匹亚街区》和欧迪亚以前的作品一样,致力于将类型外壳和作者风格杂糅。

一个“滥俗”的多角爱情故事——影片中艾米丽与卡米耶起初因合租而生情且发生关系,艾米丽想谈感情而卡米耶更多的只想作为性伴侣,两人不欢而散。

后来卡米耶因深造费用不足,找到了被误认为成人视频演员而陷入窘境的诺拉作为生意合伙人,两人一度暗生情愫,但诺拉却始终不能解开心结,与安柏的真正了解使诺拉找到了真正的自我,卡米耶也发现自己其实爱的是艾米丽,遂与艾米丽重新来过。

在通俗情节的基础上,为了实现“俗套+作者性”的交融,雅克·欧迪亚很好地利用人物弧光反映了特定个体的动态心理性,“人们来了又走,只有城市依旧,而你我从不依旧。”感兴趣的影迷朋友,不妨找来看看。



Powered by 网信彩票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